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0|回复: 0

这世道究竟怎么了

[复制链接]

5235

主题

523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5797
发表于 2019-2-12 19:12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这世道究竟怎么了
      
   
    王大力长得五大三粗,模样墩厚老实,复员后在一间外企做保安队长,虽然离开了部队,他依然保留着部队养成的作风,纪律严明,敬业爱岗无私奉献,还有一副热心肠,故而深得上司器重,同事尊敬,可是这样一个人,却老是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事。
    那天本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,他复员回家后,市武装部门指引他参加一个招聘会,用人单位一看他的军功章和证书,马上表态:“录用了,明天上班!”
    王大力心情特好,嘴里哼着:“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……”一溜小跑回家去。
    走到市人民桥,他忽然看见桥栏边、河堤上站满了人,望着河里指手划脚议论着,叫喊着。王大力心想,肯定出事了!他快步走向河边,从人缝里一看,只见一个姑娘在河中挣扎着,一沉一浮,分明是溺水了!
    王大力问:“怎么回事呀?怎么没人下水救人?”
    没有人理会他,继续谈笑着,议论着。
    王大力又冲到河堤上,向周围的人大声呼喊:“喂,有没有人会游水呀,快救人啊!”“喂有人报警了没有呀?”
    喊了几遍,还是没有人理会,王大力急了,一把抓住身边一个壮小伙:“兄弟,你会游水吗?救救她吧!”那小伙子一下拔开他的手:“我会游水,但我为什么样要犯险?神经病!你好心,自己去救。”
    周围几个小青年也跟着起哄:“对,你救呀,做一回英雄,让我们看看!”
    王大力犯难了,在游泳池他就可以扑腾两下子,下河救人,他自认没这本事。
    看看姑娘快无力挣扎了,王大力不容多想,扑通”一声跳下河里,用力游到那人身边。
    “叫她安静,从背后揽住溺水者上半身,斜体侧游……”王大力脑里想着书里描写的救人方法,尝试着。
    可是理论与实践毕竟是两码事,那姑娘一触到王大力的手,就乱抓一通,王大力还没反应过来,已被她缠上了,越箍越紧,怎么推也推不开,连呛两口河水,脑子一下麻木了,本能地挣扎起来,眼看着就与那姑娘一起沉下河去。
    正在危急关头,警察来了,先丢下几个救生圈,然后跳下三个人,几番努力,终于把他俩拖上了岸。
    王在力被呛了几下,喉咙鼻腔非常难受,他看见那姑娘已淹淹一息了,警察在帮她挤压出腹水,就靠上去关注地问:“她有危险吗?”
    “是你的亲人?”警察问。
    “不是,路过的。”王大力答。
    “不熟水性救什么人?见义勇为也讲方法,逞匹夫之勇,添什么乱!”警察教训他。
    王大力连声说是。一个女青年,看样子跟溺水姑娘是一伙的,也埋怨他:“好在你没什么事,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还不连累我们。”
    旁边的小青年一起起哄:“哈,以为是英雄,其实是狗熊。”
    “喂,想英雄救美吗?现在不兴这一套了。”
    “救什么美呀,肯定是看姑娘漂亮,想借机亲近。”
    王大力非常困,有点恼火,却不知道如何发作。
    “看,人工呼吸了。”不知道谁喊了一句,人流呼的涌过来,把王大力挤出了圈外,他望着乱哄哄的人群,心里很不是滋味,无奈地苦笑一下,走开了。
    又一次,他跟厂长出差,中途在一间饭店吃饭,这是一个过往汽车休息点,配套有餐厅、加油站和小买部,当时已有几部长途客车停靠,小买部的生意非常红火,一位中年妇女手里着一大叠钱在买水果,引来周围觊觎的目光。
    老板好心提醒她:“大姐,财不露眼。”
    那妇女不以为然,还把那叠钱扬了扬:”没事,没几张,大白天的,哪有这么大胆的贼。
    可真是让她说中了,就是有这样大胆的贼,正在她说话间,几个长发青年突然恶语相向,接着互相推撞,纠缠起来。没等那妇人反应过来,手中那叠钱就被不见了一大半,吓得她惊叫着哭了起来,一边把剩余的钱死命抱在怀里,一手抓住一个小青年拼死不放,一团人撕打起来。
    王大力一看,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,这还得了!一个箭步冲上去伸出铁钳般的双手,就向凶徒抓去,电光火石间两个长发就趴下了。
    就在这时,突然从柱子旁、墙脚边冲出几个人,有的手里还拿着砖块和水管,一起围攻王大力。王大力双拳难敌四手,背上捱了几下,额角被打破了,鲜血直流。此时此刻,听得一声大喝:“大力,我来帮你!”一条汉子手舞板凳加入了战团。
    王大力一看,竟是战友高锋。事后王大力才知道,高锋是其中一辆长途客车的司机,刚好在这儿就餐。
    高锋的加入,战况即时逆转!两人在部队的训练真不是吃素的,只听得“叭叭”几下,捂头抱膝倒下几个。
    那些混混胆怯了,丢下钱,互相拖拽着抱头鼠窜。
    王大力拾起地上的钱递到那惊魂末定的中年妇女手跟前,好言相劝:“大姐,财真是不可露眼,以后要小心了!”
    那妇人看看满面是血的王大力,用最快的速度夺过钱塞进提包里,讯速弹开几步,歪着头瞪着王大力:“哎,首先声明,不是我叫你帮的,你的伤不关我的事,我可不会给你报酬!说完扭着腰肢走了,最后还吐出一句:“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,在演苦肉计,哼!”
    王大力哭笑不得,厂长走过来,低声喝他:“逞什么英雄,耽误公事北京哪治疗白癜风我收拾你。”
    王大力怔怔地站了片刻。“怎么啦?我错了?我不该出手?”他满腹疑问,气地嘟嚷了一句:“这些事情最好以后别让我碰见!”
    世是就是奇怪,你越不想见,它就越让你见。相隔不到一个星期,王大力下班回家,经过一个十字路口,看见一个小女孩双手捂着膝盖,坐在马路边,血从指缝间渗了出来,表情痛苦,自行车翻侧在一旁,看样子是摔北京白癜风高等专科医院倒了或是让人撞了,而且伤得不轻,周围人来人往就是没人过问。
    王大力连忙把她送往医院。闻讯赶来的小女孩家长一口咬定是他撞的。“不是心虚,哪会这么好心?”
    小女孩说是自己摔倒的,马上就遭到父亲斥责,并质问王大力:“是不是你吓唬她?”就是不让他走。
    王大力又气又急,胀红了脸,不知怎么办才好,最后只好报警,警察经调查取证,证实不是他撞的,他才得以饥肠辘辘回家去。
    “兄弟,看开点吧,现在好人难做呀!”警察安慰了他一句。
    不对呀!父亲常对自己说,助人为快乐之本。在部队,指导员经常教导,要为人民服务!助人为乐是我国传统美德。按理说,好心有好报,可是,自己遇到的事情结果却恰恰相反,这到底为什么呢?是指导员错了,还是我做错了?王大白癜风治疗最好的药力躺在床上迷惘了半天,始终想不明白,一咬牙一顿足,咳,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,坚决不再理会!
    有人跌倒了,他绕道走,有人求助,他装作没听,虽然每次心里都难受,不过他不理会,就真没惹上麻烦事了。
    立夏那天,车间主任叫王大力到效区办事,他骑上摩托车刚出市区,就碰上一桩交通事故。一辆摩托车撞得散了架,几米开外躺着一个血人。王大力一看,不好,马上停车想看个究竟。不过他一转念,说不定又会惹上什么麻烦,今天办的事很重要,耽误不得!于是他一呼油门,走了。
    可是,那血淋淋的场面始终在他脑中挥之不去,车不由自主地越开越慢,最后终于停了下来。
    “不行,我都置之不理,还指望别人理会吗?人命关天,不能想得太多了!”于是,王大力加大油门,赶回事故现场。
    周围已围了一些人,远远的看着。王大力一打听,原来是被一辆无牌人货车在强行超车时撞的,肇事车辆逃逸了。
    王大力看见伤者已昏迷了,一动不动,脑袋上一个伤口还在渗血。他连忙脱下自己的衬衫,一用力撕开几辨,对伤口进行包扎,掏手机想报警,谁知走得急,手机没有带,他又恼又急骂了一句:“真该死!”看见不远有个小卖部,他就跑过去借电话,老板一手按住话筒:“市话每分钟五角,把血擦干净再打。”
    王大力报了110,刚放下话筒,发觉不知什么时候旁边站了一个中年人,问道:“小伙子,你认识他?”
    “不认识,就袖手旁观啦?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冷血!”王大力没好气,白了他一眼。
    中年人倒没有生气,微笑着摇了摇头。
    一会儿,警车救护车相继而至,伤者被送往医院,几名警察忙碌地堪察现场,作笔录。
    正在这时,一两面包车呼啸而来,车上窜下一帮人,冲破了警界线凶神恶煞地围了上来,乱哄哄的直叫嚣:“人呢?伤得怎样?
    警察没法工作了,喝问他们:“你们是什么人,没见我们在工作吗?滚出去,别破坏了现场!”
    这帮人只当没听到,一个脖子上戴着手指粗金链的平头指着周围的人歇斯底里地叫喊:“是谁干的,站出来,妈的,老子要你死得难看!”一看见满身血污的王大力,马上扑了过去,一手叉住王大力的脖子:“小子,你死定了!”
    王大力心想,完了,最担心的麻烦事终于来了!望着眼前这条疯狗,真想一个擒拿把他制服。不过他没有动手,心想,警察会处理的。
    谁知那平头对王力脸上狠狠就是一拳,打得王大力眼冒金星,一个趔趄退了几步,嘴角马上渗出了血丝。
    一名警察连忙把王大力护在身后,厉声制止:“住手,你想干什么?这位是见义勇为救死扶伤的好人,不是肇事者!”
    “救死扶伤?心里没鬼会那么高尚?死警察,你亲眼见他没撞人?没亲眼见就别乱表态!”
    “现场群众都这样说,到底怎么样我们自会调查,你再放肆我先把你铐起来!”
    “铐我?一个小交警想铐我?信不信我明天就能让你脱下这身衣服!”
    “哟,这么有本事,把我这身衣服也脱了吧!”这时,一个哄亮的声音响起,说话的正是那个中年男人。
    “我亲眼看见事发经过,我亲眼看见这小伙子没有撞人!”那中年男人非常严肃,一字一句盯着平头说。
    “你是什么人,我凭什么要信你?”平头依然嚣张。
    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工作证,在平头眼前扬了扬,说:“你不 信没关系,但我肯定地告诉你,如果你再横,我一个电话,处理这事的就会是邢警了!”
    原来,中年男人竟是市政协主李主席,今天他独自一人去看望一个特困党员路过,刚好看见事发经过,可是由于他天生恐血,就没有上前处理伤者,但已在王大力之前报了警。
    王大力扶起摩托车,没有骑,光着膀子推着朝前走,李主席在后面叫他也没有听见。他摸摸生痛脸,直想哭。
    “为什么总有人把我的好心当企图,为什么总是有人以小人心度君子腹?为什么想做件好事就这么难?……一万个问号让他头晕脑胀。
    走着走着,他突然对着马路来往的行人车辆大吼一声: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这世道究竟怎么了?”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络警察报警平台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 © 2001-2013  Comsenz Inc. All Internet  GMT+8, 2019-2-23 21:19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| 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