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|回复: 2

云飘飘

[复制链接]

3788

主题

378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436
发表于 2019-2-12 17:47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云飘飘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清朝的晋商遍天下,很是出名,民国时代渐渐衰落,李坤在并州创立的永记堂曾富甲一方。
    李坤的父亲曾是清末翰林院院士。在晋商盛行的时候,李坤靠着他父亲的面子,创立了商号。有了商号,赚了银子,老掌柜置下了不扉的产业。
    时值永记堂的生意兴隆之时,李坤夫人生了一子,取名李龙,家人称为龙儿。
    缘于家业兴旺,龙儿在十五岁时便有人上门攀亲,李坤很是慎重,值到龙儿十七岁时,祖籍陕西的一个漂亮姑娘被大红花骄抬进了永记堂。这一年,她刚满十五岁。她姓邱名云,家人称为云儿。
    十五岁的云儿如花似玉,圆圆的脸蛋,弯弯的细眉,出身于大户人家的她,甚是知书达理。不过,她是受父命下嫁的,在迎了亲,拜了天地,入了洞房后她才看清李龙的模样。
    邱云者,秋之云也,秋风吹过云层散,散散聚聚,有风便散。以后的日子怕不会一帆风顺哟!凡事有因必果,有果必因,世间万物皆由阴阳组成。云生水、水养龙;龙一吟,云便兴。冲霄直上,为文为武,君君臣臣。测字先生讲了的话,云儿的父亲记在了心。将来邱云在择婿时,治疗白癜风的中药须要选配一个属龙的或名字中有龙字的,那便是阴阳之合,绝妙的婚配。测字先生再三叮嘱。
    还在云儿未进李家门前,独子李龙便被老夫人娇惯着,他虽非无赖之辈,却无心钻研商道,青春年少便浪迹乡里,倜傥的龙儿深的一些大户人家的小姐欢心,部分少妇还打上了这位有钱少爷的主意。这不,怕儿子出事,永记堂的掌柜才想到该给儿子说门亲事了。
    攀亲讲究门当户对,李坤是富甲一方的商贾,自然要娶富人家的姑娘为媳,这时,李坤想到了家在陕西的商界朋友邱中一。
    八年前,李坤到陕西进货,来到了邱中一家中。
    “爹,还有大伯,您们好!”云儿蹦跳着从院内跑了进来,见父亲正在和一个陌生人品茶闲聊,便打上了招呼。
    “好—!,叫啥名字呢—,几岁了?”看着活泼可爱的小女孩,李坤亲切地问。
    “我叫云儿,今年七岁。爹,大伯,你们聊,我背书去了。”云儿打过招呼后向书房走去,她连走口中还背诵着诗:“远看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……”
    看着懂事的云儿,邱中一和李坤都笑了。他俩聊到了孩子,邱中一说,他就这一个女儿,她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因大出血去世了,云儿很懂事,也很机灵,而且特别喜欢读书,李坤点了点头记在了心。
    八年后的一天李坤又到陕西,这次,他向邱中一提起了攀亲之事,知根知底,一拍即合。邱说,真是天意,龙云是绝妙的婚配。择了黄道吉日,大红花轿将云儿抬进了永记堂。
    花骄未到前,龙儿对父母说了,不漂亮他不要,就是拜了堂,他也会早晚将她休掉。
    进入洞房,龙儿揭开了云儿的盖头,“哇   云儿,白白的脸蛋,泛着羞涩的红晕,一双凤眼端量着龙儿:身高五尺,虽不魁梧,却很壮实。端量过后,云儿的心甜甜的,慢慢地她低下了羞涩的头。私下想到:看来爹爹的眼光还不错。
    这时的云儿想到了龙儿刚才曾经惊叹,于是慢慢抬起了头,细声细语地问:“我刚才还不知你为啥惊叹呢?”
    龙儿笑了笑说:“你长的真漂亮!”
    云儿听后的脸更红了。
    时为公元农历一九二八年仲月秋日。
    有了漂亮的媳妇,龙儿不在象以前那样贪玩了,原因嘛,因为他的圈内再也找不见像云儿这么漂亮的女人了。
      
    龙儿成婚第二年,李坤因事要到南方,数月杳无音讯,急坏了永记堂的上上下下,老夫人思夫心切,病卧在床,龙儿和云儿照顾母亲的同时承担起了永记堂的事务,他们盼望着老掌柜回来,但这成了渺茫。一年后,老夫人也在失望中去世。李坤神秘失踪,后来传说有二:一是路遇土匪,老掌柜客死他乡;二是老掌柜有了新欢,和他的相好一块到了南洋。但他们还是相信第一种说法。老掌柜不在了,庞大的一个家业留给了李龙和邱云,龙儿成了永记堂的掌柜,以后的永记堂生意日渐衰败。
    民国时代的晋商,由于战乱商业渐渐萧条,不再闻名。云儿的父亲和继母要到南洋去了,他们来看望了云儿和龙儿,邱中一建议他们随同前往。云儿说她离不开这片黄土,龙儿也不愿漂泊。这次分别云儿再也没有见过父亲一面。
    祖辈何等风光,我龙儿也自有气魄!龙儿说了,他要重整旗鼓。筹了银票便和伙计王三满一块踏上了通往天津之路,临走之时云儿再三叮嘱,路途遥远要多加小心。他俩一路东去,进入晋冀交界,路遇土匪,所带钱财被抢一空,王三满护主英勇献身。
    壮志未酬遭突变,无奈的龙儿返回故里,变卖家产还清了酬借的银票。伙计王三满的媳妇经受不住打击上吊自尽,留下了刚满周岁的儿子。内心惭愧的龙儿和云儿承担起了抚养王三满之子的义务。此时的龙儿已无力再去经营永记堂的生意。
    这一年云儿有了身孕,十月怀胎,云儿生下了一个儿子,取名喜来。
    永记堂短短几年遭遇变故,通情达理的云儿没有埋怨龙儿,看着满肚惆怅的丈夫,她安慰了;“我说当家的,你也不要钻牛角了,俗话说的好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钱财算个啥,只要咱平平安安,不愁东山不起!”听了云儿的安慰,龙儿的心坦然了许多,他要等待机会重整旗鼓。
    这个时候,一个中年男人来到了永记堂。他,中等个子,黑黑的皮肤显得特别结实。来人自我介绍说,他姓雷叫大鹏,是李坤的故友,是一名军人,在老百姓的队伍里做事。这次到并州,一是为了还五年前在老掌柜处筹借的一千五百大洋,二是看望一下故友。听了雷大鹏的话,龙儿告诉他,父母已不在人世,随后讲了永记堂几年来的变故。
    得知故友夫妇不幸,永记堂面临倒闭,雷大鹏叹了口气说;“唉—!真是民不聊生,社会黑暗!不反动势力,老百姓真难安居乐业啊!”
    在李坤夫妇牌位前,雷大鹏深深地鞠了三躬,以示悼念。他在龙儿家住了一个晚上,从他的口中,龙儿和云儿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及几年前与老掌柜的交情。
    雷大鹏原在军阀阎锡三部队当新军,当时是一个连长,因对军阀不满,便率部投奔了的队伍。他说,的队伍是专门打土匪和反动派的,是天下老百姓的队伍。在他率部起义前,曾向老掌柜筹借大洋,当时李坤痛快答应,并说:“打土匪打军阀我支持,这个忙我帮定了!这太平了才能盛世,只有盛世才能经商啊!”他还讲正是由于故友的资助他才率部边走边打,过了黄河,南下找到了。
    “?”龙儿和云儿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,同时问到。
    “对,,他是穷人的组织,他领导的队伍是专门打土匪、打反动派的。”雷大鹏讲到。
    云儿和龙儿在听雷大鹏讲述打反动派的故事。他俩听的特别入神,当讲到许多老百姓送儿子、送丈夫参军打反动派时,云儿说:“雷叔,我有个想法,我和龙儿身边没有什么亲人了,您是父亲的朋友,也就是我们的长辈,我想让龙儿和您一块去打土匪,打反动派,等天下太平了,龙儿再去做生意,这年月天下大乱,哪来生意做呢?”云儿看着雷大鹏说出了她的想法。
    听了云北京中科白瘕风医院是正规儿的话,雷大鹏愣神了,他没想到眼前这位模样俊秀的弱女子语出惊人:天下不平,何来生意!见雷大鹏沉默,云儿又说:“雷叔,您看可以吗?”
    雷大鹏考虑了片刻问龙儿:“你的意见呢?”
    “我听云儿的,也听您的,不过就是放心不下云儿。”龙儿说完后看着云儿。
    云儿说了,这不要担心,生意不做了,家中的财产可以变卖一些,卖下的钱还能过几年,等孩子大一点,她想办个学堂,教喜来和别人家的孩子识字读书。她还说,城里许多家庭里的男人都当兵了,家里的女人就不活了?!
    听着云儿的话,雷大鹏频频点头。云儿前后言谈,让他深深佩服: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!
    经过商量,雷大鹏答应走时一快儿带走龙儿。
      
    次日雷大鹏到了一趟青龙酒家,快到黄昏的时候,他才返回。他们约定次日天亮后出发。
    夜,不很安静,四周不时传来警笛声和犬叫声;大街上,宪兵队和偶尔几辆黄包车不时地穿行而过,打更的也更夫敲响了夜半更声:“平安无事了—!”
    云儿准备好丈夫出行的行礼后,躺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睡,白日里显得刚强的她,眼中流下了依依不舍的泪水,怕惊醒熟睡的丈夫和孩子,她咬紧嘴唇努力控制自己,同时翻身坐了起来。
    夜半后周围静悄悄的,云儿的心在渴望着这种宁静的日夜。安居乐业,这是普天下老百姓的愿望,但反动派不,这份安宁很是短暂,他们休息好后,便会变本加厉地继续骚扰民众。
    老百姓在恐慌中度日,在期盼中生活。
    “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……”《义勇军进行曲》激励了天下的劳苦的大众,反映了那代人的心声……
    黎明时雷大鹏起床后,低声在客房内唱出了这首歌。听见他起来了,早已起来的龙儿向客房走去。这时云儿从柜子中拿出了雷大鹏刚还过的钱,取出五佰大洋也向客房走去。
    “雷叔,北京治白癜风专科医院这钱您先拿上,在外面说不定什么时候派上用场,家里没有什么花销,这钱您们打土匪用吧!”云儿说着把钱交到了雷大鹏的手中。
    接过了云儿手中的钱,雷大鹏颤抖着双手,一双握拿刀镇定自如的手,接过钱后忽然变的得沉甸甸的。这是老百姓一颗火热的心啊!真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女性!这位久经沙场的军人心中发出了敬佩的感慨。
    没再推让,雷大鹏把钱收好后说;“好,这钱我代组织拿上,等打完反动派,连本带利再次奉还!谢谢你了!”
    太阳慢慢地从东方升起,霞光映照着蓝蓝的天空,龙儿跟着雷大鹏踏上了大路,一条希望之路。弃商从军,云儿的话改变了龙儿的志向,抱着孩子,云儿送他们走在了路上。望着丈夫远去的身影,云儿流下了串串泪珠……
      
    参军后的龙儿在革命队伍的熏陶下,很快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,他作战有勇有谋,一年后便加入了中国,从士兵到班长,之后又提升为排长。他所在的部队正是著名的八路军一二九师,龙儿在三八五旅二团三连。
    一九三七年七月,卢沟桥事变爆发,八路军北上抗日,路过家门,龙儿领来了一对军人夫妇,女军人背篓里放着一个七八个月大的孩子,龙儿将暂时照顾孩子的事托付给了云儿。
    “嫂子,您看行吗?”女军人问。
    云儿从竹篓里抱出了小孩,说;“你们放心好了,我会像照看我的孩子一样照看他的。对了,我还不知小孩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    “他叫周祥瑞,他爸叫周志杰,我叫刘月。小孩的生日是去年农历十月二十五。他爸的老家在陕西宝鸡,我的老家在四川宜宾。”女军人把他们的基本情况告诉了云儿。因为她知道,作为军人,随时都有为国捐躯的可能。
    “我也是陕西人呢!”云儿说。
    “这我听我们排长讲了,不过,就是给您添麻烦了。”周志杰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933

帖子

1890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890
发表于 2019-2-12 18:3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23

帖子

2070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070
发表于 2019-2-12 19:03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络警察报警平台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 © 2001-2013  Comsenz Inc. All Internet  GMT+8, 2019-2-20 05:59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| 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